刘士余新履职的供销总社是个什么单位?
更新时间: 2019-01-28

  此外,供销社体系还在大力发展乡村电子商务,打造“网上供销社”。目前,全系统共发展电商企业1571家,将10万多个基层网点改革为电商服务站,带动1000多个县、10多万种特色农产品上线销售,全系统电商销售年均增幅超过30%,并整合线下物流资源,建设县城市三级电商服务跟物流配送系统,发展到乡、进村、入户的快递服务,打通农村电商“最后一公里”。

  任重道远。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层作出一系列主要教唆批示,强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要连续办好供销合作社。

  在中国供销集团大楼门口,有记者看到刘士余下车后,高喊:“刘主席,你对自己在证监会的工作满意吗?打几分?”刘士余扭头看了一眼记者,不作答,快步进入了供销集团大楼。

  确切,与共和国相差一岁的供销社确实是谋划经济的产物,1950年7月,中国成立了中华全国合作社结合总社,同一引导和管理全国的供销、破费、信用、出产、渔业和手工业合作社。4年后,更名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树立了全国统一的供销合作社系统。

  王侠在这次会上说,通过深化综合改革,供销合作社的社会形象和影响力明显提升,在“三农”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显,“供销社”的招牌正在被重新擦亮。

  在盘算经济年代,供销社靠“统购统销”几乎包揽了中国多少亿农民的买与卖。在供销社,小到柴米油盐酱醋茶,大到种子化肥燃料一应俱全,并且由于物资匮乏,很多物品都要凭票购买,限量供应。

  当然,农夫生产的农副产品也必须通过供销社才华走向全国各地。靠着“统购统销”在中国运行了多少十年的供销社,堪称是一块“金字招牌”。

  改革开放后,中国走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供销社丧失垄断位置,因为运行效率低下、特权思维僵化、收购售卖态度傲慢,也就逐渐淡出了人们视线,但并不退出历史舞台。

  但在实际中,中国以为农村原来的走不通,还得走合作经济。1995年,党核心、国务院根据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跟深刻农村改革的恳求,从农业、农村经济发展需要出发,决定恢复成立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

  但也有人认为这一调动是在情理之中。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是全国供销合作社的联合组织,由国务院直接领导,正部级单位。总社设立理事会、监事会,实行理事会主任负责制。

  在本月15日,中新社国是直通车参加的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第六届理事会第七次全体会议(全国供销社系统年度工作会议)上,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王侠表示,2018年供销总社全系统实现销售总额5.9万亿元公民币,实现利润468亿元,资产总额1.6万亿元。目前有基层供销社3.2万家,基本把中国的乡镇全覆盖了。

  当日下战书,大量提前获知任免消息的京城媒体,不约而同地派记者兵分证监会和供销总社两路一探究竟,并对现场新闻实时网络直播。

  浮沉供销社

  当初,刘士余成为了从新擦亮这一招牌的重要力量……(王庆凯)

  一块有待从新“擦亮”的招牌

  4点整,在这里召开的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干部大会上,刘士余正式上任。这次会议由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王侠主持。

  下午3点41分左右,身着米黄色风衣的刘士余在向证监会新任主席易会满交接竣工作后,乘车达到了中国供销团体大楼门口。下车后,在一众身穿黑色西服的供销总社领导迎接下,走入了大楼会议中心。颜色的差异,让刘士余分内亮眼。

  对刘士余的新岗位,很多人觉得意料之外。因为提起“供销社”,多数人脑中都会浮现“计划经济”的画面,与刘士余以前的岗位匹配度并不大。

  因为刘士余在任证监会主席期间,中国股市稳固较大,引起舆论热议,这让他的职位更替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也自然成为媒体追赶的目标。

  会议大略开了半个小时左右,4点35分,刘士余走出大楼,乘车离开了供销集团大楼。

  对了,在2015的《决定》中,还提到了供销合作社系统要稳步发展城市配合金融服务,开展动员设破中小型银行试点等内容。这与刘士余以前的工作岗位是相合乎的。

  当初的供销合作社的地位虽无奈与昔日计划经济时期比较,但正在呈回升趋势。

  1982年,在国家机构改革中,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第三次与商业部(现已撤销)合并,但保留了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牌子,设立了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保存了省以下供销合作社的独立组织系统。

  1月26日,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当党组副书记。

  尤其是2015年,以中共中心、国务院的名义,下发了《对深入供销配合社综合改造的决议》(以下简称《决定》),对供销协作社综合改革作出顶层设计,这是1995年供销总社恢复成破后,时隔20年再次以党中央、国务院名义出台文件。